五一前后,殷红可人、新鲜欲滴的樱桃成为各地超市、水果店的新宠,各种各样的樱桃节也热热闹闹闪亮登场。前天,我与女友结伴去了郑州郊外的樱桃沟。但见樱桃沟里沟沟岔岔,一片片或红或白的樱花迎风摇曳,馥郁的芳香扑面而来。再往里走,万树结满红艳艳亮晶晶的樱桃,似珍珠如玛瑙,令人看一眼便满口生津。我等放下矜持卷袖上阵,胼手胝足大干一场,不到半天功夫,每人收获了四五斤沉甸甸的战利品,大伙笑意盈盈满载而归。

小时候我家老屋院子种有一棵樱桃树,每当清明前夕,樱桃渐次开花,红色的花蕾非常可爱,不几日那花冠又逐渐变白,再几天又像变戏法似的复归浅红,更加逗人。等到4月底,小小的樱桃慢慢由绿变黄,在春风春雨中一天天变红变大,迫不及待的我们早已忍耐不住,悄悄爬上树干,伸手摘上几颗先尝为快 ,那个甜蜜啊真是不可抗拒的诱惑哩!父亲爱读书,每年谷雨前后樱桃将要成熟之时,他就会抽空教我们背诵唐朝诗人张籍那首写樱桃的诗:“昨日南园新雨后,樱桃花发旧枝柯,天明不待人同看,绕树重重履迹多。”我们一边背诗,一边催促爸爸赶快采摘。妈妈却笑道,还没熟,等我们把这诗背熟了、理解了,樱桃就熟了。果然,等我们勉强弄懂了这首古诗,樱桃也真的熟了。此时,父亲就卷起袖管,拿起竹竿,还会驮着小妹到树下,一边指挥我们姐妹几人摘樱桃,一边讲起樱桃的典故来。

樱桃虽小,但红若玛瑙、黄似凝脂,真可谓晶莹剔透、秀色可餐。去年一个春风撩人的日子,我到江苏南通出差,某日傍晚散步,无意间走到一个庭院深深的所在,忽见一树樱桃露出墙头,果实嫣红鲜艳。樱桃红了,樱桃熟了。小小的樱桃随处可见,见不到的是浓浓的乡愁;甜甜的樱桃随处可买,买不来的是对亲人的思念。当年父亲指挥我们摘樱桃的情景,已化成儿时的记忆,融为梦中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