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黄光裕明年出狱”的消息再次刷屏了!国美零售后续发公告称“未收到相关通知”。据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11月至今,“黄光裕出狱”的消息最少被传了6次,屡屡引发国美概念股波动,背后原因是什么?

最新!“没收到黄光裕出狱通知”

1日下午,有媒体报道,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透露,国美零售创始人黄光裕明年出狱。

随后,有媒体联系了李虹,该当事人称,“记者听错了,黄光裕正常刑期到2021年2月16日,没有变化。”

1日晚间,国美零售发布公告称,没有从任何渠道收到有关黄光裕出狱的任何通知,有关黄光裕的任何资料以司法机构或公司公告为依据。

“年年出狱黄光裕”

实际上,黄光裕“出狱”并不是第一次,被网友称为“年年出狱黄光裕”,和“不知妻美刘强东”、“悔创阿里杰克马”等是一个系列的。

黄光裕“出狱”传言最早可追溯至2014年,当年11月,有消息称,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已出狱。2015年5月,“黄光裕将于2015年年底出狱”的消息广为流传。2017年10月,有传言称黄光裕即将出狱。2018年1月,再传出黄光裕将出狱的消息。

每一次,国美方面都回应称,这是不实消息,未接到相关通知。现在回看,事实也证明了黄光裕当时并没有出来。

2019年更甚,半年还没过去,加上这次传言,已经传了2次。今年2月份,网络上就有消息称“黄光裕即将出狱”。当时,国美控股集团相关负责人对中新网表示,还未收到司法部门给的官方消息。

从2014年11月开始,这样算下来,不足5年,“黄光裕(将)出狱”消息传了6次。

消息屡屡引发股价波动

黄光裕何许人也,为什么屡次被传出狱的消息?

黄光裕出生于1969年。1987年,黄光裕创立国美电器。2004、2005、2008年黄光裕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的大陆首富。黄光裕个人财富最高时达到450亿元。

2008年11月23日,黄光裕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拘查。2010年8月30日,法院宣判,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据北京二中院2016年5月31日公布消息,黄光裕经过2次减刑,减刑后,其应执行刑期至2021年2月16日。

黄光裕被屡传出狱消息,除了个人名人光环外,和股价也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几乎每一次黄光裕出狱传闻,国美系股价几乎都会受到影响。

4月1日下午,“黄光裕明年出狱”的消息出现后,国美系全线大涨,其中,中关村、国美通讯涨停,国美零售和国美金融科技一度涨超20%。

在今年2月份,黄光裕将出狱消息出现后,国美系上市公司再2月14日和15日也出现股价大涨,15日,国美通讯一字涨停。

黄光裕2019年候出狱 黄光裕再次“被出狱”

新街口方寸之地,苏宁、五星、国美门店三足鼎立,消费者步行不到100米就可货比三家。当他们转第二圈时会发现同品牌的同款商品价格又降了,因为各家会不断根据对手的价格调整自己的价格。据业内人士估算,国美介入后南京家电市场价格跌了十几个百分点。#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陆战(即门店对垒)是主战场。旧年往事不必细说,只从经典的“南京新街口之战”就可窥见当年战事之激烈。

十年了,人们对黄光裕的印象或许有所淡忘,只记得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中国首富。预判黄光裕归来后国美的走向,有必要先了解他以往的行事风格。

事实上,刑期过半即可申请假释,而且理论上还有一次减刑机会,此外年满50岁(出生于1969年)申请保外就医也有一定成功概率。

电商大潮初起之时,不少人认为“电商没有店面成本”、“能够展示的品类无限丰富”、“消费者足不出户就可下单,然后等送货上门”……因此电商必将取代、颠覆线下零售业。

从2000年12月下手算起,国美整体上市用了15年,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曾经的举棋不定(在大陆还是香港借壳),法规限制(香港市场要求新晋大股24个月不得注入资产,大陆曾要求外资在零售企业占股比例不得高于65%)。但黄光裕本人对资本市场规则不熟悉,走了不该走的弯路是不争的事实。

2017年国美营收715.7亿,相当于苏宁的38%。2018年前三季,国美营收510亿,相当于苏宁的29%。

2016年,国美完成整体上市,从4月1日起500多家门店业绩被并入报表,全年交易总额(GMV)和营收的同比增幅分别为31.05%和18.73%。

2008年,国美、苏宁营收分别为459亿和499亿,国美相当于苏宁的92%。2010年,国美营收规模跌至苏宁的74%,与黄光裕离开有一定关系。但这年财报封面仍然印着“全面领先”。

京东一直在努力提高营收中服务性收入占比。所谓服务收入即为开放平台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如广告、物流、金融等)收取的费用。服务收入毛利润率不低于50%,其在营收中占比的提高,是推动京东毛利润率上扬的主要因素。如果剔除服务收入,京东自营毛利润率与国美的差距会更大。

张大中毕竟不是国美之主,杜鹃也不敢冒险。“看守内阁”取得这样的成就已经很不错了。

国美上市路不仅耗时长还有硬伤,本文对这个话题不展开了。一些财经媒体惊呼“黄光裕财技令人眼缭乱”,笔者当年点评国美上市时曾说没头苍蝇飞起来也令人眼花缭乱。

六年奋斗,张近东在线上再造了一个苏宁。而且线上、线下一体互动,比京东单一线上销售更具优势。

网友甚至还编了段子。

黄光裕:我明年不出狱!

股民:闭嘴,你出狱!

就连国美零售公告也称,有关报道引起市场猜测及关注。

在1日晚间国美辟谣后,4月2日,国美通讯低开5%,收盘时跌3.7%;中关村收跌3.67%。

山东金泰2日低开4%。随后山东金泰发布公告表示,黄光裕与公司不存在股权关系。截至收盘,其股价收涨2.14%。

国美需要黄光裕

除了股民吐槽因素外,黄光裕这么受关注和大家好奇心也有关,都想看看,黄光裕回归后,国美怎么走,会不会重回昔日辉煌?

毕竟原来国美是中国知名家电零售商,和苏宁分庭抗礼,但现在营收已不足苏宁1/4。最新的财报显示,国美零售2018年集团销售收入643.56亿元,2017年为715.75亿元,同比下滑10.09%;苏宁2018年营业收入2449.57亿元,同比增长30.35%。

国美业绩在黄光裕入狱后,经历了控制权大战,元气大伤,后续几乎都在转型,最新的战略是“家生活”战略。

所谓“家生活”战略,据国美称,是通过业务结构的创新调整,为消费者提供集家电、家装、家居、家服务于一体的精准服务,按需提供个性化、定制化的商品和服务,成为“家生活”整体方案提供商、服务解决商和供应链输出商,并且发挥物流售后能力,构建零售新生态。

在转型的同时,有媒体分析,国美一直在为黄光裕出狱做准备。例如,1月31日,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黄光裕母亲曾婵贞变更为刘丽焕,曾婵贞不再担任执行董事和经理。这些都被解读为黄光裕出狱提前布局,能让其在出狱后以最快时间接手国美控制权。

另外,国美最近动作频频。2019年2月份,在国美“黑色星期伍”发布会上,国美称,未来将围绕IOT云平台、自有品牌建设、OS运营三大核心业务转型。

最近,国美还公布,2019年预计新开1000家县域店;除此之外,还将发力新零售加盟店,预计2019年新开700家店。

4月1日,国美公告中称,国美目前正按照“家生活”战略稳步发展。不知道未来黄光裕出狱后,对此是否满意?(完)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DF506)

黄光裕2019年候出狱 为何传闻不止

黄光裕复出后多半会采取激进策略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但今日之江湖物非人也非,对手一个比一个强,国美在规模、资金、品牌、人才等方方面面都不占优势。如果硬拼,搞不好会在几年内把张大中辛辛苦苦保住的“家业”烧光。

黄光裕文化程度不高却善于学习和总结,更重要的是敢于冒险。尽管上市之路走得磕磕绊绊,最终的资本运营成效却可与梁建章比肩。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大润发被并购,创始人黄明端黯然离任时说:“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在资本层面,苏宁上市干净漂亮,但黄光裕不按常理出牌,连续拿下永乐、大中,双方还是平手。

电商发展到今天在社会商品总零售额中的占比在20%左右(其中阿里约占12%)。80%的消费行为仍然发生在线下。国美、苏宁的线下店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2010年,国美电器拥有门店826间,另有494间非上市门店(含59间大中店),合计1320间;2013年,国美旗下门店合计1585间,与苏宁持平;2016年整体上市后,国美门店数达1628间,比苏宁多118间;2017年,国美门店数净减少24间,苏宁净增74间,国美领先优数降至20间。

苏宁走的是“正途”,凭业绩直取A股市场。2004年7月21日,苏宁在深圳中小板上市(代码002024.SZ),募集资金4亿元。

扣除覆约成本后,京东毛利润率还不到国美的一半!

2010年以来,国美只有一个财年营收增速高于苏宁(因并购500多间门店)。2017年国美营收同比下降6.7%,2018年前三季下降11.2%。同期,苏宁营收同比增幅分别为26.5%和31.5%,与国美分道扬镳。

2017年,苏宁商品销售规模达2433亿,其中线上1267亿,占比52.1%。

黄光裕失去自由后,妻子杜鹃的贡献有目共睹,其实黄的母亲、妹妹也都深度参与国美的管理。但“皇后”、“太后”、“长公主”们毕竟是资望和经验有限的“女流”,管理有上千家门店的商业帝国力不从心。

国美、苏宁们不是通常意义上赚进销差价的传统零售企业。它们利润的主要来源是向厂商收取各种名目的费用。国美、苏宁们本质上是商业地产运营者,只是从收租金进化为赚佣金和服务费。

国美则上演了一出“无间道”,在大陆、香港同时“找壳”。2000年12月,黄光裕用鹏润大厦只付了1000万港元首付的三套房,换取香港主市上市公司京华自动化(代码0493.HK)16%股权及1200万港元现金,成为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持有22%);2002年3月,黄光裕斥资1.35亿认购新股,成为第一大股东;2004年4月,黄光裕将国美电器65%股权注入上市公司;2006年8月,将国美电器其余35%股权作价70亿港元置入上市公司;2016年1月,国美电器之外的500多间门店被注入上市公司。